大家好呀!

随着新冠疫情的好转,全国各地开始逐渐复工复学。还是要坚持做好防护哦!受这次疫情影响,很多朋友的“饭碗”都岌岌可危,失业和待业人群持续走高。

小编在很早之前,就很关注空姐这个职业,在疫情爆发后,大量航班停飞,空姐的收入急剧下滑,在小红书上看到很多空姐发表“歇菜”“裸辞”“副业”“职业思考”等文章。不少人开始思考自己职业的“反脆弱性”。

本期邀请到前南航空姐Helen

分享她职业转场的故事

关于我

前南航空姐,在广州总部飞行4年;88年老阿姨,两岁女儿的妈,现在怀着二宝;北方人,算是远嫁在广州;离开南航已经6年了,仍然生活在广州,现在在一家私企当行政文员。

我这里没有鸡汤,只是平凡的人生故事。

01

意料之中,计划之外

读书时,我是模特类艺术生。我们那个年代这个专业的女生最向往的三大职业:模特、空姐、演员(学霸随意)。

当初对空姐这个职业很向往,但还是想上正规大学,毕竟航空类大学多数为专科。高考以河南省专业第三名的成绩考进广州华南农业大学服装表演系。来到广州后,一直接触的都是模特和表演的学习,课余也做了很多相关的兼职,从大二开始生活费就不再需要家人支付了。生活充实了,“空姐梦”也被搁置了。

▲曾参加第七届南方新丝路模特大赛与soler同台

直到大四快毕业的时候,有一次去学院交文件,教务处的老师问我有没有兴趣面试南航,仿佛这个职业又被重新唤醒,想着那就去试试吧!

02

南方航空

我在广州读大学,很喜欢这个城市,想留在这里。南航总部就在广州,自然是我不二的选择。

11年5月我参加面试,同年的招聘分为:1.校招(针对对口专业的院校招聘,这里多数为我前面提到的专科);2.亚运礼仪(针对2010年亚运礼仪小姐的特殊通道);3.社招(面对社会非空乘专业人士)。

而我就属于社招,当时面试地点选在大学城某学校内,印象中面试只有100多人,多数人跟我一样都是马上面临就业的学生。面到最后一轮,考核的老师说让大家换上南航的制服,等待南航领导来做终试。待领导入场后,剩下的人分为两组进入考核房间,站成一排,领导会对有眼缘或者感兴趣的人提问,印象深刻的就是一位领导在我回答完问题后,还问了句:“除了面试南航,你还面试了其他工作吗?”,我说没有。领导说:“那你可以不用再面试其他工作了”。

查看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