\"四面边声连角起,千嶂里,孤城闭\"也好,\"白日登山望烽火,黄昏饮马傍交河\"也好,\"将军金甲夜不脱,半夜军行戈相拨,风头如刀面如割\"也罢,最后皆凝成一句\"君看长城中,满是骷髅骨\"。

不似冷兵相接的时代,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两军对垒,两极格局,新兴热门武器层出不穷,苏联和美国的争斗难舍难分。而战斗机却以另一种方式映入人们的眼帘,令人惊诧——\"玉米地轰炸机\"

空气弥漫萧索,猛虎细嗅蔷薇

过去的岁月,看来安全无害,被轻易跨越,而未来藏在迷雾之中,隔着距离叫人看来胆怯,但当设身处地踏入其中,便会云开雾散。

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地球上的生灵在呻吟,战争的迷雾扩散了整个世界,那时候的空气散发着文化上的抨击、思想政治制度上的诋毁。美苏冷战下的两极格局,谁都不肯放弃争夺霸主的机会。

双方在冷战的同时,军工方面也在不断改革,研发新式武器,以备不时之需。美国凭借着自己先进的技术水平,研究出了一种性能极强的战斗机——F-106战斗机。

此飞机安有自动导航系统,飞机的飞行员只负责飞机的升降工作,其余的全部工作可完全由与地面连接的导航系统进行操作。美军迫不及待地将新研制的战斗机应用于军事演习之中,为了不断巩固自己的军工完备程度。

1970年,美国进行空中军备演习,盖瑞弗斯特上尉、柯蒂斯少校、吉姆洛少校共同参与演习,三人展开激烈的对抗角逐。

柯蒂斯少校以一敌二,逐渐占据上风,正当柯蒂斯少校准备以一击击败演习对手盖瑞佛斯特上尉之时,上尉的战斗机突然遇险,由于空中飞行速度太低,造成了接下来的故障,战斗机被迫陷入失速尾旋的状态。

千钧一发之际,任凭飞行员再怎么做出及时的操作调整,飞机在空中仍然处于失控状态。被迫无奈飞行员只好做出跳伞以自救。

可就在此时,发生的情况令在场的所有人目瞪口呆。在没有任何人的操作下,飞机再次恢复稳定的滑翔状态,从三人的眼前划过,似乎飞机发出的飞行声音在说:\"那我自己先回家了\"。

以为的结束原来是开端

此次演习事件的发生可能就像夏日会突然到来,但还没准备好防晒霜和遮阳板,此刻相比冰镇的西瓜和饮料,距离更近的是太阳的灼烧和皮肤的刺痛。

查看全文